永利集团304登录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26 06:11:06 来源:工人日报

  

Pengasih戒毒中心主席南利说,目前许多吸毒者是聪明和专业人士,认为吸毒者是辍学者或有社会问题者的看法并不正确。

长时间的工作和压力,导致一名以为可以自控的医生,因滥用毒品而染上毒瘾。

现年39岁的沙斯达兰来自芙蓉,毕业自俄罗斯医药系,9年前他在新山一间政府医院当实习医生时,因为工作时间长,有时需要长达48小时不间断的工作而开始尝试吸食冰毒,以求提振保持精力。

“当时我感到压力,同时我接触到冰毒……这是我需要长时间工作时的‘精神提振剂’……我只是需要精神来工作,如此而已!”

“那时我认为我不可能变成吸毒者……我以为身为医生,我可以控制自己,但是我错了,因为我慢慢地变成了重度吸毒者。”

沙斯达兰目前是Pengasih戒毒中心的医生,他对《马新社》说,2016年中,他了解自己已经误入歧途,为了纠正本身的错误,他自愿到该戒毒中心戒毒。

- Advertisement -

“2017年我的父亲生病,所以我离开了戒毒中心,但是我难以适应,结果在6个月后重新吸毒……当时亲人的侮辱也让我感到压力。”

“当时两个月后我回到这里,因为我需要协助和支援系统……我还在接受戒毒中心的治疗和观察,确保这次我不再重新吸毒。”

他指出,吸食冰毒导致他脾气暴躁,生活也失序,他甚至在结婚20天前取消婚礼。

此外,Pengasih戒毒中心主席南利说,目前许多吸毒者是聪明和专业人士,认为吸毒者是辍学者或有社会问题者的看法并不正确。

“以前吸毒者是为了追求享受和幻觉,例如在夜总会,不过现在许多吸毒者为了工作而吸毒,例如在提呈计划时更有信心……这是因为现代毒品可以集中精神和精力。”

南利说,目前的反毒广告或运动的概念是让公众感到害怕,但是这种手法无法反映出现代的吸毒情况,因此已经不符合时宜及过时。

“例如电视上的反毒广告并不吸引人,情节也不真实。这无法令人反省,因此无法提高醒觉。”

“反毒运动也要跟上时代,现在吸毒不一定要注射,反毒运动必须跟上时代,说明吸毒的真相。”

- Advertisement -

南利说,我国并没有为打算戒毒者提供支援和咨询的热线服务。

“和其他面对问题者不同,例如忧郁症患者或被虐待者,他们可以拨打热线求助。吸毒者并没有类似的支援系统,他们当中有人想改变,但是没有家人和社会的支持,甚至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们。”

“如今情况更复杂,现在的吸毒者更危险和暴力。如果我国要打击毒品,则必须认真看待对吸毒者的支持系统。”

(责任编辑:屈乍)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