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304登录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7 09:12:33 来源:工人日报

  

朱锦兴(左起)、张翔维、蔡千根、林決锦和余福泽出示马中两国签署的输华燕窝协议书。

马来西亚燕窝产业出口协会坚决不支持将毛燕出口到中国,并强调我国燕窝被垄断的指责不属实。

马来西亚燕窝产业出口协会会长蔡千根披露,日前有报道大马对华特使暨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陈国伟发表“大马燕窝行业被垄断”言论。

他说,马中商务理事会首席执行官丘光耀,甚至在其脸书发表“新政府要协助广大的马来西亚燕农,不是照顾前朝政客朋党集团的利益”的贴文。

他认为,有关言论严重伤害到马来西亚所有燕窝业名誉。他说,陈国伟是在受中国福建厦门私人企业邀请,带领官员一同拜访有关企业时,发表垄断的言论及批评马来西亚政府,认为农业部应该了解中方政策。

他今日召开记者会强调,该协会认为,此言论已经严重伤害马来西亚燕窝产业及分裂人民的团结,而且让国外私人企业批评大马政府也有欠妥当。

- Advertisement -

“请问何谓‘垄断’,目前共有33家马来西亚燕窝出口企业,是根据2012年9月19日在广西南宁由中马两国签署的输华燕窝协议书及配合两国国家政策进行自由贸易进出口。”

他强调,33家的正规燕窝加工企业,是通过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审核认证注册的加工企业。目前还有14家的第4批的企业正等待中国官方的审核认证注册。

他指出,现在的33家企业覆盖了马来西亚东西马各州属,同时中国各大省份都可实行自由进口贸易。因此,只要符合资格的企业都可以自由参与进出口贸易,完全是开放式和自由的贸易,没有任何垄断的迹象。

“相反的,对于中国厦门的私人企业,企图建设中国唯一的进口毛燕检查暂存及指定加工一体化平台,规定所有毛燕窝原料都必须通过此企业进口到检查暂存及指定园区进行加工行为,才是个变像的垄断。”

“同时要指定的毛燕出口商负责统一出口毛燕,这才是真正的利益集团联合政府官员垄断中马燕窝市场!”

他说,协会已经致函陈国伟要求交流,包括邀请对方到大马燕窝加工企业考察,了解大马燕窝行发展趋势。

“我们也相信特使是因为听取中方私人企业片面之词及误导性报告所导致。”

他认为,我国各部门机构应该要紧密联系,了解情况后再发表声明,避免市场感到混乱。

陈国伟本周日到中国厦门拜访时指某些政客蓄意设立过高的净燕出口门槛,协助朋党垄断牟利。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副会长林決锦、秘书张翔维,秘书朱锦兴和财政余福泽。

蔡千根指出,有关中国海关要求马来西亚政府必须出口毛燕至中国事项,其实是由大马推动。

“今年5月17号由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主办的上海燕窝座谈会,出席者上海关总署食品局张义处长就明确指出,中国没有要求进口毛燕,是大马政府推动,尤其是中马经贸理事会。”

他认为,中国身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其海关总署对于“动植物”进口到中国,都会进行必要性的风险评估。

“相信有智慧的中国领导们, 不会轻易冒险地将还未经过处理干净的燕窝,进口到中国。”

蔡千根不希望大马燕窝业步上橡胶业和铁矿的后尘,开启原料出口门槛,从发展蓬勃走到萎缩。

他认为,只要把燕窝原料留在马来西亚,让马来西亚的企业们进行加工及生产燕窝下游产品,可以增加人民的收入及就业机会,同时也可以发展属于“马来西亚品牌的燕窝产品”。

他说,包括农业部副部长沈志勤上任以来,积极与燕窝产业各协会进行交流,鼓励燕窝企业们应该以加工增值及研发下游产品为国家赚取更多外汇惠及人民。

他说,出口毛燕是前朝政府和私人界推动,但现在政府只是以开放的方式看待,不计划积极推动。

“以前临近大选时,每一次喊‘毛燕就快出口’,其实都是要博取选票或政治伎俩。”

林決锦指出,我国橡胶业曾有过辉煌岁月,开始出口原料门槛一开,导致本地厂家萎缩,最后原料价格都要由外国厂家来议价。

- Advertisement -

“这促使我们被迫输出原料后,再以更高的价格向这些国家买加工品或增值品。大马有多少吨毛燕,本地符合出口的注册商家有1万1000多家,出口中国,是否有足够的毛燕都是个问题。”

林決锦也说,燕窝加工业属于绿化的工业,是大马宝贵的资源,不应该拱手让人。

他说,大马燕窝共出口至23个国家,出口毛燕门槛一开,供应燕窝的就是中方不是大马。

(责任编辑:麦愈湟)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