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304登录 >国际 >沙士病毒至今存蝙蝠体内 随时再次传人 港大研发万用药物应对 ... >

沙士病毒至今存蝙蝠体内 随时再次传人 港大研发万用药物应对 ...

2019-09-30 12:23:21 来源:工人日报

  

中港两地在2003年爆发沙士,港大微生物学系最先发现,疫症元凶是冠状病毒,翌年再追查到病毒宿主是中华菊头蝠,病毒先由蝙蝠传给果子狸,在果子狸体内出现基因变异,变成可以传染人类。当年扑杀果子狸成功截断传播链,但病毒并未消失,至今仍存在于蝙蝠,若再有像果子狸角色的「中途宿主」,便有风险传人。面对病毒威胁,医学界着力研究预防和治疗方法,惟欠缺临床测试机会,至今仍未有针对性药物。

疫情爆发之初,广东野味市场的果子狸曾被怀疑是源头,其后的研究逐渐摸清谜底。去年有内地研究团队在云南省洞穴的菊头蝠群,发现人类沙士病毒的所有基因组成部份,推测牠们就是病毒源头。

未有新个案供临床测试

沙士病毒入侵人体后,首先感染肺部,患者会出现肺炎症状。港大微生物学系系主任胡钊逸称,沙士的致命之处在于病毒会刺激免疫细胞,令患者出现过度的免疫反应,引发「免疫风暴」,令病情更严重。港大有研究发现,沙士病毒在入侵呼吸道黏膜组织的过程中,会「绑架」免疫细胞,随之进入淋巴系统,进而扩散。而另一型冠状病毒引致、俗称新沙士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更会杀死T淋巴细胞,令身体免疫力瘫痪,病毒繁殖速度和破坏力均超越沙士。
新药的诞生不只在实验室纸上谈兵,还要经过两轮动物测试及人类临床测试,验证药效及安全性。胡称沙士已多年无新个案,欠缺临床测试机会,相关研究成果未能肯定在人类身上有效,倘沙士此刻重临,「治疗方面比起当时(2003年)未必有好大进步」。幸而经过疫症洗礼,香港社会的防疫意识增强,例如求诊者发烧,医生即查问其旅游史;若怀疑病人患传染病,隔离速度也加快,「病毒就算入咗嚟(香港),散开嘅机会都细好多」。
虽然未有针对性药物,但沙士及新沙士并非不治之症,折衷方法是借用原本治疗其他病症的药物。港大微生物学系在2015年的狨猴动物实验,发现艾滋病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opinavir/ Ritonavir)」及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干扰素-β1b(Interferon-β1b)」,可抑制新沙士病毒在狨猴体内复制及减轻病情。港大微生物学系临床助理教授陈福和称,两种药物对沙士有疗效,但均有副作用,前者或影响肝功能。
该学系又发现,其中一种抗病毒啲「HR2P」有助抑制MERS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目前已通过老鼠实验,倘将来发展成熟,可作预防及治疗。不过,沙士和新沙士虽是「近亲」,这药不可共享。陈福和指微生物学系团队包括讲座教授袁国勇,正尝试找出不同冠状病毒的共同结构特征,研发「万用」药物。他透露研究已有初步成果,最快年底发表论文。

(责任编辑:章捭)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